X
校友风采
  • 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麦伯良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简介】麦伯良,1959年1月出生,广东肇庆市人。1978年3月-1982年1月就读于华南理工大学机械工程系。1982至1987年6月间历任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股份有限公司技术员、工程师、生产技术部经理;1987年7月至1990年5月: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股份有限公司,任副总经理;1990年5月至1992年2月: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股份有限公司,任代总经理;1992年2月至今: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任总裁。
  • 康佳集团前董事局副主席、总裁,现宇阳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陈伟荣康佳集团前董事局副主席、总裁,现【简介】陈伟荣,广东罗定,1959年出生,1982年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专业。本科毕业后分配到康佳,从工厂技术员、厂长,到最后成为康佳集团总裁,其间康佳集团的销售额增长了10倍,从10亿元达到百亿元,成为深圳第一个销售额过百亿的工业企业。是康佳集团前董事局副主席、党委书记、总裁,现宇阳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 深圳市政协副主席廖军文深圳市政协副主席廖军文【简介】廖军文,1948年生,广东江门新会人。1967年参加工作,196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3年毕业于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系电真空器件专业,现任深圳市政协副主席。1996年硕士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
  • 深圳市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校友深圳市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校友【简介】姚振华,1988-1992年就读于华南理工大学工业管理工程专业本科,现任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广东省政协常委、广东省总商会副会长。
深圳市政协副主席廖军文

深圳市政协副主席廖军文

【简介】廖军文,1948年生,广东江门新会人。1967年参加工作,196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3年毕业于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系电真空器件专业,现任深圳市政协副主席。1996年硕士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

         访谈之前,我们查阅了廖军文学长的资料。看完资料后,我们不禁有些担心,学长是“深圳市政协副主席”,而我们还是不谙世事的大二学生;学长已经是年过花甲,而我们仅仅是20出头。我们跟学长唯一的联系只是“我们都是华工人”。我们该怎样跨过身份与年龄这两条“鸿沟”顺利进行采访呢?

         忆校园美好生活
         无论我们离开校园多久,每当想起木棉的季节,我们心中都会浮起一朵朵美好的木棉之忆;无论我们离开校园多远,每当相聚在一起阔谈时,我们都会有一个永恒的话题———校园生活。
         访谈时廖军文学长说:“我很感谢你们的到来,你们让我回想起那些美好的时光。”学长刚从上海出差回来,第二天还要组织动漫调研会,今天他却腾出一个上午的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这一切都让我们感受到学长浓浓的华工情结,正如他所感慨的: “学校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是非常美好的。”当学长娓娓道来那些美好的校园记忆时,40多年前的情景宛如就在眼前,一切历历在目。当年的半军事化管理制度让学长拥有了一个健硕的体魄和良好的作风,那段经历用一句口号归纳就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严明的纪律生活也不乏轻快的气氛,学长说当年班里几个女孩子吃饭都是“二两”或“三两”,他们就直接叫她们“二两”和“三两”。说到这些俏皮趣事时,学长嘴角浮出真挚的微笑。
          当提起在校的学习生活时,廖军文学长说“大家对知识的渴望程度应该是新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高峰期”。图书馆平时都是座无虚席,晚上灯火通明,同学的课余时间基本是在图书馆。一到周日,班里很多人就会跑步去沙河或爬白云山,带上几个馒头就在山上看书学习一整天。外省的同学往往一年只回一次家,或毕业才回家,假期就是学习的好时间。大家倍感当年的学习机会来之不易,“能上大学就可怜的几个百分点”。因此不管考试频不频繁,大家都是全力以赴。由于当年有工农兵学员,而学长是完整地念完高中的,他的任务之一就是帮助那些没上过高中课程的同学补习,而学校也安排老师到宿舍辅导甚至陪读,学习氛围很浓。其中,学长提到他记忆深刻的孙爱霞老师,她虽然身体不太好,但只要在晚上十点之前都能在宿舍区看到她的身影,随时向她请教或补习功课。“当年我们的师生关系就好比‘父子情’或‘母子情’,毕业四十年,她始终在我们心中。”学长说到这里,眼里流露出对老师的深厚的谢意和怀念之情。

          谈工作开拓进取
          廖军文学长比大部分校友多了一种校园经历,那就是毕业后他留校任教了十年。当他在院团委工作时,他感受到了当时华工很好的校园文化。据学长介绍,华工足球队当时在大学联赛总是第一,管弦乐也是广东整个高校里第一名。学生会开展活动也很活跃,举办迎新送旧等活动,同学们参与的热情非常高涨。学长清晰地记起“风华正茂”话剧排练时的情景。当时的学生很刻苦,平时要学习考试,但是节目排练的时候没有谁会不来的。而让学长更为感动的是学生爱国情感十分强烈,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当时,同学们走“后门”是为了到最艰苦的地方。为此,毕业分配时同学们经常为抢到最艰苦的地方而吵成一团。当年国家开展大学生援藏建设运动,学长被抽调去做管理护送工作,他更感受到同学们的那股爱国热情———不怕艰辛、不贪享受、不顾一切,只想支援西藏,发展西藏。大家都依然乐观豪迈地向前进发。一路上只有馒头吃,睡觉盖的被子被头黑得发亮。廖军文学长细数着支援西藏同学的一个个故事,细数着他们每一个人的生活,就像细数着自己儿女的故事。虽然有的同学已经成为了西藏魂,但他们的精神却永存在廖学长的记忆里。
          这十几年的校园经历为廖军文学长日后成为深圳特区建设的一头“拓荒牛”打下了坚实基础。1983年廖军文学长毅然前往一片荒芜的深圳,开始了自己“拓荒牛”的生涯,把自己的热情和睿智挥洒在深圳特区的建设发展上。
          学长说,当时他们非常重视社会实践,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就到过很多工厂,例如长沙的“七七○”厂、花县和佛山的电子厂等。每个人的实践能力都非常强,第一是专业的实践能力很强,第二是社会实践能力很棒,而且军事实践也很多,摸爬滚打,机枪、手枪、手榴弹样样都会。正是这份自信,学长风风火火地投入了自己的新岗位,克服了当时面临的一个个困难。当年深圳的街道是烂泥路,学长第一次跑回华工就是拿雨鞋;当时住的是茅棚,办公的地方也是茅棚,蚊子很多,他们笑说“三个蚊子一碟菜”。后来学长分了套三房一厅,想到部下的住房问题,就把几个部长叫到自己家住,于是三个房间就成了三个家,大厅一分住两家。廖军文学长就是这样解决着每一个困难,然后又热情依旧地投入新的工作岗位。从最初的团建工作到经济建设再到现在的节能减排工作,每一个领域里他都兢兢业业地出色完成各项任务,在特区的建设发展上开拓出一片新天地。
          现在虽然学长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但他还到处奔跑调研,跟踪一批环保课题。学长每进入一个新领域,就马不停蹄地学习该领域的基本知识。当他跟我们讲起专业时,便滔滔不绝地聊起化工,那是他这段时间的学习成果,“我前天还买了一大堆化工的书回来,我还要补化工的知识”, “别人还以为我是个老厂长,可我也没造过纸”。学长还跟我们讲起了他第二天要参加的动漫会议,他叫助理下载了一大摞动漫的资料,买来几本动漫的书自学,然后用大概一周来学习、准备。“我把时间都花在看知识性的、历史性的和我需要的领域范围,不需要的我一概不看”,学长就是这样一步步在新的领域开拓进取,是“活到老,学到老”,更是“惜时如金”。他从不去打高尔夫球,“因为打高尔夫花时间啊,我不想花时间。打一场高尔夫18个洞,半天没了。这半天我起码可以看200页的书”。年过花甲,学长依旧为深圳发挥自己的光和热,没有贪图享受,因为在他看来“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应该可以轻松啦,但是我们要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国家培养我们几十年了”。学长就是这样一位名副其实的从华工走出来的拓荒牛,为深圳特区的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全部力量和智慧。

          品人生深刻哲理
          深圳是一座年轻、充满朝气的城市,很多毕业生都向往到此开拓自己的人生。当我们问及来深圳发展的前景如何时,学长结合自己近30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因为这是个创新型的城市,你必须要有综合学习的能力;因为这是一个竞争很激烈的城市,你一定要有实力;因为这是一个知识型的城市,你要不断学习,不能停止;因为这是一个外向型的城市,你的外语应该跟上去;因为这是个现代化的城市,最好再多点创新组织能力”, “你们要有一种面临挑战的心理准备,要有我们当年那种创业的精神”。
          现在许多人觉得社会竞争激烈,成功机会少。学长则认为这种看法不全面,“现在社会发展了,环境竞争激烈了,那我们那个时候就不激烈了”,“机会只有越来越多,从来没有越来越少。为什么?我们的生产能力越来越大,我们的科技发展越来越快”,“机会比以前多得多啦”。只是现在机会多了,要求更高了而已。所以我们就要不断丰富自己,不断学习。大学的教育给予我们的是基本理论、基本技能和基本方法,“基本理论、基本技能、基本方法是人生的一个基本的基础,谁没有这个基础都不行,正因为大学给我们打好了这些基础,因此我们就容易胜人一筹”, “这个基础是一个慢慢积累的过程,我们一定要树立一个积累的观念。这些基础都有用,但不是机械地照搬,而是容纳在这三个基本中来用”。
          对于如何正确看待不同阶段的所谓成功定义,廖军文学长说:“成功的内容不一样,成功的原则都一样。原则是什么呢?你一定要保证你在每个领域里面处在前列,因此你承受的压力和苦难也应该是最多的,越往前走,竞争越厉害。”学长不禁感叹自己的幸运,因为一出来工作就当“头”,后来因为工作的机会跑遍了中国和到过世界许多地方,丰富了自己的经历和头脑,让自己更好地走向成功。而一般人从出来工作到在领域里站住脚并取得成绩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总而言之,我们要成功必须在领域里通过持久的努力奋斗来争取,才能屹立于优秀的行列,像一头拓荒牛,一步一步开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盼母校综合发展
          当我们谈到“华工人”这个话题时,学长很骄傲地列举出了很多在深圳工作的校友。例如黄宏生、李东生、李华、刘焯铿、叶民辉、王新建、姚振华、黄秉泉和张礼铜,等等。“我们在这个地方开创很多事业,在每个领域都可以看到我们华工人的身影,可以说华工是为深圳的经济特别是工业、管理方面发展作贡献最大的高校。”也正如学长所言, “人什么都可以少,但是知识方面的规律不可以少,因为掌握规律是最关键的。你掌握的规律多,那你就很自如,不会有那么多的压力,每个不同的阶段,你就会有不同的快乐。快乐幸福的含义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标准,没有永恒的。因而,华工要加强哲学的教育。要努力引导学生去找社会的规律、生活的规律、生命的规律,这是出大师的关键”。学长衷心期望母校能够不断地综合发展,多出大师级的教育家和名校长,也像清华、北大那样出很多高级管理人才。
          一个上午的访谈,我们完全沉浸在廖军文学长睿智的世界里,得到了人生认识上的一次洗礼。想起深圳市政府前那只屹立的“拓荒牛”,在阳光沐浴下精神抖擞,我们也想起了廖军文学长这个从华工走出来的拓荒者,想起他始终强调的生命之源“天行健”,我们相信这种开荒拓取的精神会在每一个华工人身上传承。